澳客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澳客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09:01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族裔问题痼疾与疫情叠加放大矛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长远来看,从弗洛伊德之死到随后爆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,整个事件对于美国的族裔问题有何影响?能够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一个重要原因是,种族主义在美国是一个敏感议题,而且是历史形成的一个议题,存在时间久。对一些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而言,对这个问题感受特别深。 一旦有一些火苗,他们内心那种被歧视、遭虐待的历史记忆立马就会被唤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美国社会中的黑人、同情黑人并支持平权运动的白人以及其他族裔,对特朗普非常讨厌。也就是说。他会丢失掉有色人群中相当数量的选票,这一点很明显了。而拜登在表态中很明显是站在街头抗议这一边的。所以现在可以看出来,特朗普和拜登实际上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选择也是一种选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在美国之外,德国、英国、加拿大与伊朗也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,世界各地的民众走上街头,抗议美国明州警察暴力执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美国“商业内幕”网站报道,当地时间30日晚10点被发布在推特上的一段45秒视频显示,西雅图一名警察在一家商店外逮捕一名身穿黄色衣服的示威男子时,先是将其制服在地上,然后还跪压在这种男子的脖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,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。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,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,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对特朗普选情造成冲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专家简介(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)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首先,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,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。我们知道,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。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。第二个原因,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。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,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。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,甚至包括拉美裔,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。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、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。在疫情背景下,他们生活上的艰苦、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,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。所以,疫情加族裔冲突,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。